2013年12月5日3时10分许,犯罪嫌疑人于某某饮酒后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行驶至广州市白云区金盘岭路段时,发生单方交通事故被执勤民警查获,经鉴定机构检测,其血液中的乙醇(酒精)成份含量高达245.4mg/100ml,属醉酒驾驶。于某某头部受伤要送往医院,但就在送医过程中他趁机逃跑。
  为尽快将嫌疑人于某某抓捕归案,广州交警对韩某某实施网上追逃,并对其行踪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终于在近期发现于某某可能已潜逃至江苏南京,遂决定前往对其进行抓捕。今年10月20日终于在南京火车站附近将其抓获,并押解回广州。
  据于某某到案后交待,自己对事故发生的过程和之后自己的去向都已不记得,但饮酒是自己多年的习惯,基本每天都要喝上一些,同时他还声称:“每天要喝一斤半白酒,不喝开不了车,也干不了活……”
  目前,犯罪嫌疑人于某某已被移送看守所执行拘役。

  四川在线消息(曾利军记者张啸)10月25日下午2点左右,内江市经开区公交驾校与车辆年检所之间的一条坡道上,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据住在事发现场附近的知情人介绍,死者大约40多岁,事发时正用婴儿车推着其1岁左右的孙子经过该处。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停靠在路边的水泥罐装车突然顺着坡道下滑,在车祸发生的瞬间,奶奶奋力推开婴儿车,自己却不幸被卷入车底丧命。之后水泥罐装车又撞上了停在下方的小货车,才停止继续下滑。事发后,死者的家人赶到现场,抱走了小孩。
  “太惨了!当时我正在旁边的机动车检测站审车,突然听到有人在喊出事了。”市民阮先生说,他跑出来时看到,一辆白色的水泥罐装车撞到了一辆货车,罐装车附近的地面上躺着一名妇女,头部朝下,一动不动。
  事发后,交警和120医务人员都赶到了现场,虽经医务人员现场抢救,但仍没有挽回中年女子的生命。
  目前,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王先生通过北京东方华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华瀚”)租赁了海淀区钻河公馆隔断房,但刚住了两个月,中介就要求其搬离。在沟通未果的情况下,中介砸了王先生合租室友的隔断房“示威”,且合租房内4户均被盗,共有两万元的钱财丢失。昨天,北京晨报记者在市住建委网站上未查询到该房产中介的备案信息。目前,大钟寺派出所介入调查。
  讲述:租户频遭恐吓
  王先生告诉记者,8月底,他通过东方华瀚租下了一间隔断房,入住两个月后,中介称其扰民,要求屋内尽快搬离。王先生合租的其他3户也遇到相同情况。王先生说:“10月29日后,中介频繁上门骚扰甚至恐吓,还扬言把我们的东西全扔出去。”
  11月3日,门前电表上的线被人为拔掉,导致29层楼8户停电。11月4日下午,屋里租户均被“洗劫”,王先生丢了3000元现金,其他3户丢失了电脑、相机等贵重物品,四户损失共计两万元。王先生回忆称,“我们推开门都傻眼了,靠门的隔断间乱七八糟,屋里面衣物被丢得到处都是”(如图)。
  “房子远没到期,不退钱我们怎么走?”最让王先生愤怒的是,中介频繁骚扰,妻子怀孕5周,因担惊受怕身体已出现不适。
  现场:隔断间成废墟
  记者来到海淀区钻河公馆1号楼2906室,看到靠门的一间隔断房被拆了,一面墙和门靠在一边,床上堆放着砸碎的隔断墙木板。隔断间被砸的租户小俊已经搬离,记者电话联系了小俊,小俊告诉记者,当天房间被砸得乱七八糟,他根本无法入住,桌上的电脑也被砸坏了。
  王先生告诉记者,每个月租金1850元,押一付三,包括押金、租金及卫生费,他们一次向中介支付了近1万元。据王先生等人与东方华瀚签订的合同,记者看到其中一项条款“如出现扰民现象,视为违约,甲方有权单方终止合同、开启房门收回房屋”。王先生称,签合同时中介不让翻看,事后发现很多是“霸王条款”。
  回应:否认入室砸房
  租户周先生向记者提供了一个租房“受害者”QQ群,备注东方华瀚“受害者”多达30人,不少人称至今退款未到账。
  记者联系了该中介当事业务员李某,他表示,租户扰民违约,但否认拆房子。当记者问起退款延期等问题时,李某回应称,租户不搬走无法退款,“我们要结算水电费,退多少钱要核算。”
  记者在市住建委网站上未查询到该房产中介的备案信息。目前,大钟寺派出所介入调查。
  律师:是否扰民需权威认定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李诗怀律师表示,该合同里关于“如出现扰民现象,视为违约”的约定,这里的“扰民”如何理解?当然不能由中介单方说了算,否则这个条款就沦为了中介单方面肆意解除合同收回房屋的“合法”借口。究竟是否扰民,应该由相关的执法部门,诸如环保局、城管或公安派出所等部门作出认定。

  近日,首都机场警方接大新华航空公司机组报警称,有一名女性乘客在飞机飞行过程中使用手机,经机组多次劝阻仍拒绝关机,飞机抵达首都机场后民警立即到场开展工作,经多方调查,依法对违法女子处以行政拘留处罚。
  2017年1月5日晚,哈尔滨飞往北京的航班起飞20分钟后,乘务员发现女性乘客张某仍在使用手机,遂要求其关闭手机电源,但张某拒绝配合,后经多次劝说,张某仍然拒绝关闭手机,最终安全员强行将张某手机关闭并暂时保管。民警到场后将张某依法传唤至派出所接受调查,张某态度蛮横,拒绝配合民警工作,后经民警多方调查取证,认定张某在航空器上非法使用工具的违法事实,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相关规定,对张某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春运临近,首都机场将迎来客流高峰,首都机场警方提示广大旅客,乘坐飞机出行前要主动了解相关法律法规,依法文明出行,以免耽误行程。

  1月9日凌晨,常州市钟楼区一家网吧内发生一起猝死事故:一中年男子在网吧连续上网十八小时后突然昏迷!网吧人员发现男子时,男子已经全身僵硬,没有了呼吸。120急救车赶到后,确认男子已经死亡。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处理之中。
  据了解,当天凌晨一点半左右,常州市钟楼区永红派出所接到辖区内一家网吧工作人员报警,称网吧内一男子上网时全身僵硬,已经没有了呼吸。警方接警后迅速赶往现场,同时联系刑警队等部门赶往现场。

  9日凌晨,一男子在常州市一家网吧连续上网近十八个小时后,突然昏迷,网吧人员巡查发现时该男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在现场,处警民警发现男子身体僵硬,瘫坐在20号机位上!很快,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发现这名男子已经没有生命迹象!随后,刑警赶到现场,经过法医初步鉴定,死者身上无外伤。
  民警很快调取了网吧内的视频资料,发现男子于1月8日早上7点半左右就来网吧上网了,该男子进入网吧,办理好手续后就径直走到监控正中间的一个位置坐下开始上网,当时男子的神情非常正常,步伐矫健。中午时分,男子出去吃了顿饭。晚间男子在网吧叫了外卖,期间男子一直无异常。直到1月9日零点左右,男子头部向后靠去,靠在座椅背上,仿佛是在休息的状态,直到9日凌晨1点多网吧工作人员巡查时喊了他几声没反映,才发现该男子已经没有呼吸。
  民警告诉记者,通过网吧上网的实名认证系统,警方得知该男子姓郝,今年42岁,是湖南人,一直在常州市务工。网吧工作人员于1月9日凌晨1点半的时候发现男子出现了意外。
  民警调查发现,男子是网吧的常客,平时经常来上网,8日上午来到网吧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机位上看视频节目,午间出去吃过顿饭,之后一直在网吧。身体看上去很健康的一个人居然出现了这种意外着实叫他们吃惊!
  目前,警方正在联系男子的亲属前来处理此事,并对这起猝死事件做进一步的调查。警方也提醒广大市民,春节假期临近,在进行娱乐活动时,一定要注意节制。
  长时间上网为什么会猝死呢?据了解,长时间上网会导致精神过度疲劳,这种状态下,有可能引发心脏骤停,从而导致供血不足,发生猝死状况!
  网吧猝死家属可以索赔吗?对此,记者咨询了一位律师。据介绍,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每日营业时间限于8时至24时。该起案例中,网吧有明显超时经营的违规行为。目前,该男子死因尚未确定,是否与网吧超时经营存在关系先不谈,但超时上网的行为对身体有很大的伤害,网吧疏于提醒,放任消费者长时间上网,没有尽到提醒、通知的义务,违反了合同法附随义务!尽管死者是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的行为及身体状况有所预见,但他到网吧长时间上网,直至发生意外,网吧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没有起到救助义务,因此网吧存在过错!律师认为,该网吧理应对死者猝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今年初,江南区法院全区首创在微信朋友圈推送悬赏公告,广西共有63.9万微信用户收到。记者了解到,悬赏公告推送至今,有3名“老赖”主动来到法院要求履行义务,5名“老赖”主动与申请人达成和解协议,4名“老赖”被举报抓获。据统计,12起案件共执行得款130余万元。
  收到有自己照片的悬赏令
  “老赖”担心被举报急还钱
  4年前,因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吴某与广西某机械设备公司打起官司。法院一审判定吴某需支付租金、违约金共计11.6万元。可吴某仅支付了2.9万元,就变卖名下车辆、转移银行存款,失去踪迹。案件进入强制执行程序,江南区法院执行局多次调查,均未发现其名下有财产可供执行。
  今年1月,吴某登上江南区法院的微信悬赏公告。1月10日,这条“老赖”悬赏公告竟推送到他的手机上。看到自己的头像、个人信息出现在朋友圈,吴某惊出一身冷汗。甚至每当看到有人拨打电话,都觉得对方在举报自己。经过5天的心理斗争,1月15日,吴某带着筹集来的资金来到江南区法院,主动履行全部义务。
  潜逃数年终遭邻居举报
  “老赖”将在拘留所过节
  1月17日下午,江南区法院执行局法官接到一个从崇左打来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支吾询问举报奖金如何兑现,举报人身份信息如何保密。法官详细解答后,对方打消了顾虑,称发现了一名“老赖”。
  原来,其在收到微信朋友圈发出的悬赏公告后,发现邻居卢某与一名“老赖”长得很像。卢某2年前搬来其家附近居住,目前是一家幼儿园园车司机。他平日早出晚归,很少与邻居交流。
  执行法官掌握这些信息后,当即奔赴崇左进行布控。1月18日上午7时40分,卢某上班来到单位门口,身着便服的执行干警佯装散步来到他身旁,趁其不备,将他控制。
  执行干警经过认真核对,被控制的卢某正是该院悬赏公告中的一名“老赖”。因卢某拒不履行义务,江南区法院依法对其处以15日的司法拘留。这意味着卢某只能在拘留所里度过今年的春节。
  白发老母替儿还债
  申请人同意放弃利息
  1月14日上午,江南区法院执行局干警接待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见法警后掩面哭泣,称要来给儿子还债。原来,老人中年丧夫,一人将儿子小王辛苦拉扯长大。因忙于生计,忽略了对小王的管教,导致其未成年就踏入社会。
  2013年3月,小王向广西某机械工程有限公司借款,购买了一辆中型挖掘机。2015年11月,他因一直未还款,被该公司起诉。江南区法院判令小王偿还46万元欠款和利息。
  判决之后,小王请人拆掉了挖掘机上的GPS定位装置,开走了挖掘机,消失了。该案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因小王名下无财产,行踪不定,执行陷入停滞状态。今年1月,小王被列入执行悬赏名单,其母亲这才得知。
  在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后,老人拿出一辈子的储蓄来到法院,希望替儿还债。了解这一情况后,执行法官立刻与申请人取得了联系,最终促成了执行和解。申请人念及老人的艰辛,同意其只需一次性偿还儿子所欠本金,不再追讨利息。

  继共享单车火爆大街小巷之后,共享汽车也在上海、北京等十余个城市兴起。
  近期,晨报针对共享汽车网点太少、APP异常、吃了罚单谁负责等问题进行了报道。昨日,记者再次体验共享汽车时,发现在用户信息认证等方面也存在着许多隐患,更有一些网约车司机“炫耀”,利用共享汽车接单赚钱。
  还有读者爆料,去年年底,在太仓甚至发生了小学生驾驶共享汽车上路后撞死人的惨剧。据悉,共享汽车的投放规模还将不断扩大,安全、管理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也将随之而来。
  男孩驾共享汽车酿惨剧
  据太仓当地媒体报道,去年12月19日18时许,太仓长征医院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路人被汽车撞飞,随后车主逃逸,伤者小陈经抢救无效死亡。警方调查后发现,驾车撞人后逃逸的司机竟然只是个小学生。
  据悉,惨剧发生在小陈下班的途中,事发前因为人行道上有树枝掉落,挡住了去路,小陈便走向非机动车道,惨祸就在此时发生:他被撞飞后弹到了一棵树上,又跌落在地。肇事的是一辆银灰色宝马之诺轿车,撞人后没有停下,而是直接离去。
  根据附近路段的监控视频,警方发现了肇事车辆的踪迹,监控显示,车的右侧后视镜和引擎盖都有损坏,前挡风玻璃也有刮痕,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是两个年龄差不多的男孩。之后,警方在一个共享汽车的租赁网点找到了肇事车辆,工作人员非常吃惊,查询记录后发现,当天并没有人租用这辆车。找到肇事司机明明后,更让警方非常震惊,他只是一个11岁的男孩,在太仓某小学读五年级。
  警方调查后发现,事发时车速并不是很快,但由于男孩身高不够,不能正常踩刹车、转动方向盘,视线也受影响,加上对车辆的感知能力差,导致他撞人时“以为撞到的是树枝”。
  车辆异常情况未及时处理
  警方调查发现,明明开车上路不过15分钟,就发生了事故。但在肇事前,无论是起步、转弯还是超车,看上去都很熟练。据了解,明明父母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但明明对汽车非常着迷,他从网上了解到汽车的资料,甚至自己偷偷开车上路。这事他的父母也知道,但他们只是劝告,并未严厉禁止。
  昨日,记者采访了涉事共享汽车租赁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承认,公司在运营和监控方面确实存在着一定责任。据介绍,涉事车辆是在上海某网点被人为破坏后,开至太仓一网点并丢弃。而在事故发生前,该租赁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监控到该车辆的异常情况,但并未及时处理,所以造成明明能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车门,“根据监控录像,男孩前后一共开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停车场内开,第二次上道路行驶,酿成惨剧。”
  用他人账号也能轻松开走
  虽然,发生在太仓的这一交通事故只是偶然事件,但也足以使得各家共享汽车公司警醒。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静安区大悦城购物中心,看到广场上以及附近的停车场里都停着一些共享汽车。记者打开了对应的手机APP,用朋友的账号解锁了一辆共享汽车,并且成功发动了车辆。记者发现,共享汽车内部跟普通车辆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有一把车钥匙锁在方向盘上,并没有特殊的设备,根本无从识别驾驶汽车的到底是不是注册用户本人。也就是说,只要有一部手机,再加上一个注册成功的账号,不管是谁都可以开走共享汽车。
  一家共享汽车的工作人员表示,关于驾驶者的信息确认确实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也有过很多的讨论,例如在每一辆车内添置摄像头,通过人脸识别进行确认。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存在诸多困难,比如安装了摄像头,首先会影响用户体验,用户可能会有一种被监控的感觉,另外,在政策指导方面,也还处于空白地带,如果有关政策明确要求需要通过指纹、人脸等识别技术进行身份认证,那么推进下去,用户可能会更加理解和接受。”
  还有不少隐忧待解决
  此前有报道称,共享汽车在试水广州大学城时,有拿到驾照但尚未购车的上班族专门租用共享汽车“练手”。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有不少市民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共享汽车的确十分便民,但是就怕很多人拿它来‘练手’,很容易把车子给弄坏,毕竟车子不是自己的,不一定会那么爱惜。”
  此外,业内人士认为,租车人驾驶共享汽车发生交通事故,法律责任尚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也就是说,用户即使撞了车,只要车还能正常开且不牵扯第三方,就依然可以把车还到正常的停车点,而运营方也无法判定究竟是哪个用户撞了车。这也是共享汽车容易被选为“练手”工具的原因。
  前天,一名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最近他在尝试用共享汽车开网约车赚钱。“在平台上接单后,不开自己的车子,开共享汽车。”据该司机透露,他所使用的共享汽车手机APP,现在还有优惠活动,大大节约了租车成本:“现在共享汽车都有一些优惠券可以抵充路费,出去接单还是有得赚的。”
  之前曾有市民提出,如果共享汽车被贴了罚单,罚单该由谁来支付?昨天记者在静安区体验共享汽车时真的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只见一辆共享汽车的挡风玻璃上夹着一张黄色的处罚通知,通知单上注明,“该车于2017年2月18日19时06分,在松江区文汇路出龙腾路西约200米处违法停车,请违法驾驶人于3日后15日内持本通知单、本人身份证件、驾驶证和行驶证,到松江区公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接受处理。”这个情况让记者心中疑问丛生:已经过去了4天,这张处罚通知单为何仍然贴在挡风玻璃上无人问津?后面的使用者是否也会有承担处罚的风险?罚单如果迟迟得不到处理,对这辆共享汽车的正常使用是否会有影响?
  [新闻延伸]
  共享汽车该设置怎样门槛?
  近日,市教委、市公安局交警总队,针对未成年孩子违规骑行共享单车现象达成管理共识,并推出了不在中小学、少年宫等未成年人出入集中的场所投放共享单车; 不满12周岁学生不准骑自行车、不满16周岁学生不得驾驶电动自行车等系列措施。在具体实施方面,要求各共享单车企业从改进注册办法、履行签约承诺、增加弹窗提示、强化信用管理、更新智能锁等方面,严格落实法律法规关于未成年人骑行单车的要求;交通管理部门将进一步加强针对未成年人骑行非机动车的巡查执法力度。
  相关各方已经意识到未成年孩子在骑行共享单车方面存在的隐患,那么最近声势愈发火热的共享汽车,面对类似的安全隐患又该如何监控和管理呢?《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第十二条明确,申请机动车驾驶证的人,应当符合年龄条件,即:申请小型汽车、小型自动挡汽车、残疾人专用小型自动挡载客汽车、轻便摩托车准驾车型的,在18周岁以上、70周岁以下。共享汽车公司该如何确认驾驶者的身份,设置怎样的门槛并进行防范呢?
  [专家观点]
  身份认证应该是动态性的
  知名互联网分析师钱皓表示,比起传统的双边市场,共享汽车在管理上存在更大的难度:“类比网约车,网约车只需要管理好供给方也就是司机,对消费端也就是乘客的管理要求不高,而共享汽车则需要同时管理好供需两方。”共享汽车因为是由用户自己进行驾驶,所以对驾驶人的身份认证、安全驾驶、安全停车以及对车辆的保护等都应有严格的规定,但要保证用户遵守这些规定,目前尚且缺乏有效的约束手段。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表示,共享汽车与共享单车还不一样,如果用户身份无法准确认证,很可能会被不法分子利用。所以,这种网络实名身份认证,不应该只是进入门槛的一种仪式,它更应该是动态性质的认证,要保证账号和人的对应性。就举证责任来讲,一旦出了问题,账号所有权人是要承担责任的,不管是不是被盗号或是借用他人账号。而为了帮助用户有效地规避盗号风险,以及确保实际驾驶员与账号所有者的对应性,共享汽车平台或许还应该多加一个验证环节。

  原本想买一台高端笔记本电脑,却被销售员推荐花17000元购回“换代产品”,回家上网一查,发现买回的只是基本报价为8000元的中端产品。

  近日,沈阳某高校的于教授由于工作需要,打算买一台高配置笔记本电脑。为了确保电脑品质,他来到沈阳市浑南区某品牌电脑专营店,看上了一台型号为X201S型笔记本电脑。销售人员推荐于教授购买换代产品x220型。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于教授最终以17000元价格购买了这款笔记本电脑。

  回到家后,于教授便上网查询该电脑的相关信息,发现这款笔记本产品只是中端产品,基本报价仅在8000元左右。感觉上当受骗的于教授于是来到专营店与商家沟通,意欲退货。但是前后沟通几次,商家都以于教授是自愿购买为理由,拒绝退换货。

  于教授随即向“3.15 我们助您消费无忧”进行投诉。本报随即与沈阳市消费者协会工作人员对此投诉进行调查。专营店称,在销售过程中,于教授认可这款产品,至于价格属于市场经济,专卖店与于教授的交易属于自由交易,专卖店不存在欺诈行为。

  “虽然交易在成交价格方面,经营者没有构成欺诈,但是在销售过程中,经营者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宣传言论也涉嫌虚假宣传。”沈阳市消费者协会相关负责人称。但是,鉴于于教授没有办法提供有效证据证明经营者虚假宣传,经过与商家沟通和调解,经营者同意无条件退货,退还消费者全部购机款17000元。对于结果,于教授表示满意。

  楚天都市报讯 地铁内,一男子与两名女乘客发生摩擦,旁边一名男青年上前制止时,出手打伤男子。事后警方组织调解,男青年赔偿伤者1万元。昨日,江夏市民余孟祥后悔不已,他希望用自己的经历提醒市民,伸张正义应注意把握尺度。

  事情发生在3月16日晚8时许。当时,余孟祥搭乘地铁2号线,准备前往黄陂看望女友。列车停靠常青城站时,一名30多岁的黑衣男子进入车厢,要求一 名女乘客让座。女乘客没有理会,他就骂骂咧咧,伸手打向女乘客头部。此时,对面座位上的乘客起身走开,空出一个座位。黑衣男子走过去时,被一名跷着腿的女 乘客碰到腿,他又踢了该女乘客一脚。

  眼看黑衣男子还要对女乘客动手,站在一旁的余孟祥大声制止。两人随后发生打斗,余孟祥一拳击中黑衣男子右眼眶。列车到达盘龙城站后,乘务员将两人带 下车,交给武汉市公安局轨道交通管理分局民警。民警先让黑衣男子到医院治疗,并将余孟祥带到街道口派出所。余孟祥原以为做完笔录就没事了,但直到17日, 他向黑衣男子赔偿了1万元后,才得以离开。

  昨日,余孟祥向楚天都市报记者提供了轨道交通管理分局开具的治安调解协议书。协议书称:3月16日,在地铁2号线汉口火车站至盘龙城站,因高某和车 厢内两名女乘客发生摩擦,余孟祥上前制止,与高某发生打斗,余孟祥将高某右眼眶打伤。经调解,双方达成如下协议:相互赔礼道歉;余孟祥自愿赔偿高某医疗及 其他费用1万元,当场一次性付清。

  被黑衣男子要求让座的吴女士替余孟祥打抱不平,称没想到他伸张正义反而还要赔钱。她介绍,打斗中,余孟祥和黑衣男子都受了伤。因担心余孟祥被冤枉, 她和男友还到派出所替他作了证。“我现在很后悔。当时我是出于好心才去制止摩擦,不过出手确实重了些。”余孟祥告诉记者。他的嘴角留有打斗伤口。他说,家 里人对他伸张正义反而赔钱难以接受,他已经尽力安抚。他也借此提醒热血市民,伸张正义时不要过当。

  轨道交通管理分局民警介绍,黑衣男子患有精神病,余孟祥的制止行为值得鼓励,但打伤了对方,属于制止过当。事后,在黑衣男子要求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

  湖北得伟君尚律师事务所律师蔡学恩表示,制止行为不应过当。伸张正义时对他人造成伤害,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位于南京闹市区一处黄金地段的麦当劳餐厅,最近一直大门紧锁。
  路过的人都会好奇地往里面看看,而门口贴的一张红色告示,让人更觉得纳闷——它是被房东韦女士“锁上的”。
  这源于一场麦当劳与房产主之间持续4个多月的租赁纠纷。
  房产交割后,突然“冒出”的另一份租赁合同

  事情要从一处房产的公开拍卖说起。
  2016年9月,江苏省实成拍卖公司受产权人——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营业部的委托,对一处房产(南京市唱经楼西街1号1—4房地产,建筑面积1073.68平方米)进行拍卖。
  当时的拍卖说明称,上述房产中,973.68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已出租,租期为2016年12月31日止。而这块被出租区域,正包括359平米的麦当劳丹凤街门店。
  韦女士以1900万元的价格拍得该房产,办理一系列过户等手续后,开始找原来的租户商议重签协议之事。
  但作为承租户之一的麦当劳的答复却让韦女士“大吃一惊”。
  按照拍卖说明,麦当劳门店的租期本应于2016年年底到期。但此时麦当劳却拿出了另一份2013年签订的、租期为11年的租赁合同。“如果依据这份合同,还有7年左右的租期。”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韦女士提供的这份合同上看到,与南京麦当劳餐饮食品有限公司签约的是南京茗闻天下饮食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茗闻天下”)。
  麦当劳同时提供的《授权委托书》表明,第三人“茗闻天下”得到了原产权人“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营业部”的“授权”,办理出租、管理、收取租金等事项,并与麦当劳签订11年的长期租约。
  该委托书落款为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营业部,签约日期为2013年5月9日,并加盖了“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行营业部”的公章。
  据此,南京麦当劳认为,该公司拥有该地合法的租赁权。基于“买卖不破租赁”的原则,即便该房产发生产权人的变更,麦当劳依然可以依照该租赁合同履约,至租期结束。
  所谓“买卖不破租赁”,通俗来说,是指:房屋在产权卖给他人后,原有的租赁合同仍然有效。承租该房屋的承租人,有权依原约定继续居住在该房屋。
  工商银行否认曾作出长期租赁授权,也没有盖

  “这完全与当时公告的拍卖信息不符啊。”韦女士一头雾水,她赶紧找工商银行询问,而工行的答复是:它们从未出具过类似的《授权委托书》,也从未授权“茗闻天下”办理相关出租事宜。
  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营业部房管科科长孔宪坤对澎湃新闻表示,这份授权委托书不是真实的。“我们跟茗闻天下只是短期租赁关系,”孔宪坤说,“(那份授权委托书上盖的)公章不是我们的。”
  据《现代快报》报道,工商银行还曾明确告知韦女士,他们不会同意麦当劳签订租期11年的长期租约。
  “茗闻天下”的实际控制人曹军民也在后来表态称,该印章是假的。
  韦女士提供了一份曹军民在南京新街口派出所调解时写下的情况说明。这张按着手印的条子上写道,2013年4月份,麦当劳公司地产部找到他想租房开餐厅,双方商谈时,麦当劳要求提供与工商银行的11年租赁的承诺书,“我们明确表态,工行不会盖章,后来麦当劳公司地产部的人就说,到时你盖章和签字就行了……合同中的业主授权委托书的公章不是工商银行的章。”
  据《现代快报》此前报道,曹军民对于上述写情况经过一事,在电话中没有否认。曹军民拒绝了澎湃新闻的采访。
  至此,韦女士松了一口气。
  “既然工行都否认了这个授权的真实性,那么这份11年租约肯定有问题。”她乐观地认为,作为全球500强的麦当劳很快便会答应重新签约。
  但事情的发展,并与她想象中的顺利推进背道而驰。
  麦当劳坚持认为,授权委托书是真实的,11年的租约也是有效的。双方经派出所多次调解,仍僵持不下。
  今年1月5日,租赁合同租期“到期”5天后,韦女士将麦当劳“上锁”。
  1月24日,“到期”24天后,在对韦梅香等律师函的回复中,麦当劳表示:“在没有司法机关认定甚至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公章为虚假的情况下,仅凭各方言辞,不具有法律效力,更不能以此推翻我方租赁权利和租赁事实。”“贵方若坚持要求不合理的高租金,并阻止我方经营,将构成对双方损失的扩大。”
  3月22日,硕大醒目的黄色logo“M”依然牢牢地盘踞在这处门店。从橱窗望进去,里面的装饰、设施还在,好像只是打烊的样子。
  当初上锁后,韦女士考虑再三,没有再强行进入收回该房屋。
  韦女士明白,麦当劳之所以不愿放弃原租约,实在是原合同“好处太多”。
  该门店位于南京玄武区丹凤街唱经楼西街,地处南京市区的黄金地段。而原合同的期限竟长达11年,对于一直做房屋买卖、租赁的韦女士来说,“租赁合同两年一签”才是他们惯常的订约期限。
  其次,原租金是弹性的提成租金,即按餐厅的年销售额的比例计算,“但销售额属于企业机密,怎么能保证麦当劳告知我的年销售额一定是真实的销售额?”韦女士说,据她了解,这两年,麦当劳的年租金仅有20万—30万左右,远远低于现在该地段的市场价(年租金在100万-200万之间)。
  麦当劳不愿搬走。坚称“已起诉,走法律程序”
  韦女士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找不到出口的窘境。
  今年1月1日,因“麦当劳非法侵占私有财产”,韦女士向新街口派出所报案,“3个月来,派出所一直在从中调解,还未立案。”
  3月22日,澎湃新闻从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由于该案太过复杂,目前还在调查了解情况中。
  韦女士原以为工商银行的表态就意味着事实和证据,但麦当劳“不买账”。作为产权人的她,除了等待,也没有更好的招了。
  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营业部房管科科长孔宪坤坦言,产权交割后,所谓的《授权委托书》才出现,“对于公章是否造假等,我们现在要怎么追究呢?对我们也没造成什么损失,我去找谁啊?”
  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周亮律师并不认同上述说法,他表示,根据拍卖法规定,委托人应当向拍卖人说明拍卖标的的来源和瑕疵;拍卖人应当向竞买人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拍卖人、委托人未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给买受人造成损害的,买受人有权向拍卖人要求赔偿;属于委托人责任的,拍卖人有权向委托人追偿。
  周亮律师称,就此案来看,该房产拍卖时,拍卖公告表明,2016年年底该房产租赁到期,但在拍卖后,却出现一份租期长达11年的授权委托书,这说明委托人、拍卖人告知买受人的情况与实际情形不符,导致现在买受人韦梅香无法实际取得该处房产。这属于委托人、拍卖人未说明拍卖标的的瑕疵或缺陷,给买受人造成损害的情形,构成严重违约。
  “这时候,作为委托人的工商银行以及拍卖公司都有义务站出来,对加盖其印章的这份授权委托书是否真实有效作出说明、解释。如果工商银行或拍卖公司不能证明这份授权委托书上的公章是造假的,买受人韦梅香有权依法向拍卖人主张赔偿责任。如果属于委托人工商银行的责任的,拍卖公司有权向工商银行追偿。”周亮律师说。
  澎湃新闻从南京麦当劳公司一相关负责人了解到,日前,麦当劳已将“茗闻天下”起诉至法院。
  对于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请求,南京麦当劳公司公关部一工作人员通过邮件回复:“麦当劳一直以来守法经营。麦当劳已经就此房屋租赁的相关争议向法院提起诉讼,目前正在法院审理中。”
  与该公关人员的电话沟通中,她表示,由于案件正在法院审理,一切按照法律程序解决。
  “法律程序要走多久?这么长时间我损失得起吗?”韦女士说。